除了死亡,我们的生命没有其他的结局,如同海洋是河流唯一的归处。在死亡的时刻,修行是我们唯一的依赖,一生所行之善业是我们唯一的朋友。

2015.4.22

人总是在事后才清楚当时该怎样做,
总在事情结束后,才能察觉到当时的偏执。

常常在二十岁时,才能很好地处理十五岁该做的事情;
在二十五岁时,才能很好地处理二十岁该做的事情。

可是,若这样下去,如何可能有效地利用难得的人身呢?

傲慢心难察觉更难改,它无时无刻不在左右着我。
若以傲慢心求法,正法会也成为堕落的因,我也将永远得不到解脱。
此刻,我只能拿起刀,直面这赤裸裸的傲慢心,
即使它让我感到羞耻,我也得直面它,
然后将其剜掉。

我得经历一个重构的过程,
即使血肉模糊,苦涩,且艰辛,
还带一丝不应该有的委屈。

但是我知道,
这是修行的必经之路,
人生要忍着眼泪,经历无数这样的时刻,
我才可能脱胎换骨。

评论
热度(1)

© insonn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