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死亡,我们的生命没有其他的结局,如同海洋是河流唯一的归处。在死亡的时刻,修行是我们唯一的依赖,一生所行之善业是我们唯一的朋友。

2017.5.21

见证了云峰寺无数个夏秋冬,却总错过它的春天。

师父曾发短信告诉我樱花开了,告诉我桃花开了,告诉我寺庙的四合院种起了腊梅,冬天我再去的时候便开花了,告诉我庙后山种了核桃树,被山下的刁民盗走了几棵。偶尔发信息让我帮他下载指定版本的古典乐。言简意赅,轻描淡写,丝毫看不出母亲传定师所说的——师父常在背后夸我。

睡前看到传定师发的朋友圈,拍摄的云峰寺落日,内心如潮涌,思绪万千,最终喜极而泣。如今,越来越感觉到,那些最深处的情感、最深层面的思想几乎不可能被同程度地表达。一位老朋友说我隐忍、内敛,其实不然,只因不论我如何绞尽脑汁地组织语言,都无法还原当时的内心世界而已。

但此刻,我仍在尽我所能地表达、记录。

每每回想这一路,唯有感恩。感恩我从前世带来的心性,感恩我对哲学的热爱及同理心,感恩我与师父、与母亲、与爷爷奶奶、与一切众生的因缘,感恩此生值遇佛法、解答了我从小关切的那些大问题。也感恩我所受到的一切挫折、误解。

师父这一生,都是我的榜样。

评论
热度(2)

© insonn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