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死亡,我们的生命没有其他的结局,如同海洋是河流唯一的归处。在死亡的时刻,修行是我们唯一的依赖,一生所行之善业是我们唯一的朋友。

Adward_R:

“天堂的国歌”:马勒第3号交响曲,第六乐章(终曲,庄严的柔板),Sir Simon Rattle与我们这个时代最优秀的BPO乐手们总不令人失望。除了其自身惊人的规模(至少100分钟,末乐章23分钟左右)与深广的气概,还有什么阻止M3这部所谓“冷门”的杰作被我们爱上呢?“像是从对天使的凝视开始,最后是讴歌爱而结束……”对于自然的依恋几乎达到泛神崇敬高度的作曲家正式开始尝试用交响曲与整个世界对话,亲自为这个乐章加上“爱情对我说”的标题。四处蛰伏的弦乐颤音仿佛生命的秘密,昭示着这是一个布鲁克纳式的慢板,回荡着精心安排的情绪调动构成的庄严回响;而无一处不美的旋律,灵动而丰满的配器,分明又只有Gustav写得出来。曲终前令人敬畏的重锤声昂首阔步地挺进,不似第六交响曲中悲剧命运的宣判,不似理查“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中鸿蒙之光的缔造——却具有多么惊人的感召力啊。(副部主题听着耳熟,后在Ennio Morricone给《教会》配乐的“The Fall”一曲中找到,并被作了进一步的发展)

“我猜,馬勒的音樂好聽,是因為他是個每個毛孔都放大了來感受生命的悲喜的人。以往的古典派及浪漫派音樂都是好音樂,但未免都有代聖人立言、代上帝說事的抱負,馬勒的音樂是一個普通人的音樂,在他的音樂裡,人是會死的,死了就是死了,人是會哭的,哭了就是哭了,他是不會像貝多芬他們那樣微言大義,也不會像柴記那樣連痛苦也要灑些美麗鹽花。因此聽起來便難免活像聽他在嘮叨自己的際遇和命運,但好聽,因為直白,也真。”(引自新浪博客评论)

评论
热度(18)
  1. insonniaAdward_R 转载了此音乐
  2. zimoAdward_R 转载了此音乐

© insonnia | Powered by LOFTER